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何昌林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为什么古代画家不爱西部大山--六说写生为大

2013-09-06 10:16:5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何昌林
A-A+

  姑且以20世纪初科举制的废止,新文化运动的勃兴为界线,把这之前的画家统统归为“古代画家”。我知道这样归类是不严谨的,只是为了便于讨论问题。
  古代画家的社会类属是文人士大夫,在精神上属于贵族范畴,即便画家中的“贫困之士”,在精神上仍然属于贵族。文人士大夫与平民百姓是水火不近的,这是那个时代的基本社会格局。所以,他们在字里行间会把平民百姓叫做“野人”、“野老”。把非主流文化的景致叫做“荒村野水”。民间的原生态歌曲,“呕哑嘲哳难为听”。
  传统主流文化的“华夏”、“中原”,还得配上“东夷、南蛮、西戎、北狄”才是完整的结构。文人士大夫的内心世界是排斥四夷的,历代的文献资料多有记述。所以,古代画家的活动范围也不会超过“华夏”的核心圈子。
  古代社会,由于文人士大夫掌握主流文化的话语权。主流文化圈的名山,被赋予的文化内涵就越来越丰厚。于是,山以人而文,人以山而名。
  不妨把传统主流文化与绘画史相关的名山,大致的最高海拔列表一览:
  终南山2600米;武夷山800米;雁荡山1000米;武当山1600米;青城山1200米;浙江天台山1000米;黄山1800米;泰山1500米;华山2000米;恒山2000米;衡山1200米;嵩山1500米;峨眉天3000米,;九华山1300米;五台山3000米;普陀山200米;庐山1400米;太行山2000米。
  文人士大夫是自负的,排他的,眼界也是有限的。他们只在自己主流文化圈子里定“天下”,比如“峨眉天下秀”,“登泰山而小天下”云云。徐霞客说:“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作为旅行家和探险家的徐霞客本人去过的地方也是有局限的,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他也不去。
  即便主流文化的万山之主“昆仑山”,也仅仅是停留在神话传说中的模糊概念,那是西王母住的地方。今天的地理学家对神话中的“昆仑山”具体位置仍然莫衷一是。古代画家怎么可能见过,更不必说画过。
  以上主流文化名山也基本概括了古代山水画家的活动范围。一般来说,画家不是登山家,没必要登顶。这样看来,古代画家最多像今天的旅游者到热门景点走走而已。这一走走,还必然带上随从和书童。
  我的结论是,古代画家是吃不得苦的,因为他们是养尊处优的文人士大夫。
  历史上留下的《千里江山图》和《长江万里图》,并非真正意义从源到流描绘大好山川的图画,仅仅属于修辞手法而已。因为画《千里江山图》的王希孟才18岁,是宋徽宗召入画院的学生;画《长江万里图》的“南渡四大家”夏圭也许只是“故国不堪回首”的笔端叹息;明代吴伟那件《长江万里图》倒是在长江边武昌画的,画面的几段山峰只算得上一种“象征”;清代王石谷的《长江万里图》更是一种案头“寄情”。谁能相信这些画家的足迹会走进真正的大山。
  翻开中国绘画史,择其重要的山水画家看他们的活动范围,就会发现有趣的现象。
  五代时期,中原战乱,荆浩隐于太行山写生作画。荆浩的学生关仝毕生活动在关陕。李成、范宽是画大山的,也止于关陕。五代南唐的董源、巨然活动也只能在他们的“国家”范围,所以就局限在今天的南京一带。北宋虽然经济发达,重视文化,然而西有吐蕃、西夏、回鹘;北有辽、金;南有大理。南宋则只是偏安江南一隅。两宋的重要画家都集中在“宫廷画院”。
  董其昌倡导“南北宗”学说后,崇南贬北。以后的文人画家基本就在江南的圈子里发扬光大了。
  “元四家”是江南人;“明四家”更是江南吴门巨子;“四僧”主要活动也在江南;更不必说“四王”,“新安四家”,“扬州八怪”,“金陵八家”等等画派的活动,均在江南。这当然基于江南这块温柔富贵乡对画家的滋养。
  这样看来,我们今天审美标准崇尚的西部大山,按学术界定位的海拔5000米以上的“极高山”,古代画家是无缘相见的。其中故然有历史的原因和政治的原因。由于这些终年积雪的大山都在“西部”,自然而然被排斥在主流文化圈外。
  我们不能因为西部的大山少了历史上骚人墨客的题记和吟诵,就少了文化含量。西部大山的文化活在当地老百姓心中,他们都分别给神山命名。比如珠穆朗玛就是“圣母”;贡嘎山是“蜀山之王”,四姑娘山是“蜀山皇后”;亚丁的雪山是“仙乃日(观音菩萨)”,“央迈勇(文殊菩萨)”,“夏洛多吉(金刚手菩萨)”;玉龙雪山是纳西族的“三朵神”等等。藏民族对神山的崇拜,就是他们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他们可以长时间围绕神山诵经祈福;他们可以把刻满经文的“玛尼石”堆积如神山;他们可以把经幡插满神山。这样强大的文化内涵,也只有高耸入云终年积雪的“极高山”才负载得了。
  综上所述,今天的画家该怎么办?
  今天的画家没有必要在前辈大师林立的屏障前,畏首畏尾。要知道,前辈任何一位大师在当时的心态,也不会比我们今天的画家好多少。
  今天的画家完全可以自信,我们的审美视野已经比古代画家的眼界拓宽了。我们的审美情趣也不止于“疏林淡烟”、“远岫古刹”。今天的画家,面对荡气回肠的雪域高山和闲情逸致的荒村野水同样激动不已,一定不会辜负我们拥有的条件而创造出全新的作品。今天的画家即便从新面对古代画家描绘过的对象,也一定有新的发现和表现。古代画家概括的哪几种“皴法”,用来表现今天的山水也是有局限性的。今天的画家完全有理由在实践中创造新的表现技法来丰富传统,因为传统是要发展的。
  这些事业就是留给有责任心,有胆略的后辈艺术家去书写历史。

2013.4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何昌林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