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何昌林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对话罗汉

2016-01-25 14:46:3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雅昌艺术网:最近何老师画了一系列很有意思的“罗汉”,可以谈谈创作经过吗?

  何昌林(以下简称“何”):1974年,我第一次参观昆明“筇竹寺”的罗汉堂,生动的罗汉形象就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那是“文革”期间,也不可能去画罗汉。

  2013年初,我怀着朝圣的心情专程再去筇竹寺,画了一天速写,很兴奋,觉得遂了几十年的夙愿。把立体的塑像变成平面的线条,是一次再创作的过程。这个过程轻松,不像我们学生时代画石膏像,我觉得是在画有趣的真人。

  雅昌艺术网:这大致就是艺术创作的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关系。

  何:对。偶然相遇筇竹寺的“罗汉”,产生一种创作冲动。这种冲动和画家多年的文化积累、生活积累和形象积累相“碰撞”,付诸实践的行为,就是必然。

  雅昌艺术网:我们大家更熟悉何老师反映凉山彝族生活的人物画和山水画,怎么一不留神就画出一百多幅罗汉?

  何:人老了,我与世无争,世与我无关,不图热闹,大部分时间呆在乡下画画。在城里也少出门,“出门便是草”。读点无用闲书,画点有趣闲画,这算得上是一种“修行”。当今社会,人心浮躁,能静下来“修行”,就对了,这是一种功夫。

  雅昌艺术网:按2013年初着手画罗汉,到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样子,何老师大概用了满满两年时间。

  何:差不多。

  雅昌艺术网:我们看历代有关罗汉的绘画雕刻,基本属于“神界”的形象。而何老师画的罗汉却是“人界”的情绪。

  何:这得感谢筇竹寺罗汉的创作者,是他们让罗汉平民化。据说当初他们也是到茶楼、酒肆、集市去观察收集人物形象的。

  细想起来,宗教生活与世俗生活在本质上并没有严格界限。

  宗教艺术世俗化,就是让凡夫俗子看到“人人皆可成佛”的可能性。

  我以为,即便画罗汉,要保持画面形象的“鲜活”,也必须画出人的情绪。

  罗汉不是佛,因为没有严格的制式规定必须遵循,这就给了画家发挥的空间;罗汉又是佛,因为广施善果,悲悯众生,必须区别于现实生活的人物创作。这两点就是我画罗汉全过程的指导思想。

  雅昌艺术网:正因为罗汉的平民化,才受大众欢迎,济公和尚广为流传就是例子。

  何:罗汉只是一个“形式”,每个艺术家都会赋予不同的“内容”。过去老对内容和形式的关系纠缠不清。文革期间的标准是“内容决定形式,形式服从内容”,于是产生了“三突出”原则。文革结束后,吴冠中大胆提出“形式先于内容”,可以说影响了一个时代。内容和形式在特定环境下是相互转换的。

  雅昌艺术网:何老师画面的款识“无……”,也令人思索,怎么会列出一百多个不同的名目?

  何:我平时喜欢读的闲书就有禅宗公案类的书,比如《五灯会元》、《古尊宿语录》等几部书还是三十年前买的。这类书虽然“玄”,无事读几段,总能记住一些零碎的知识,总能使人仰慕崇高。读书不能功利,这类“灯录”书,煌煌数百万言,读了又不能挣钱买米。

  如果一个人还有精神需求的话,不妨多读点“无用”书。

  “老、庄”的观念与佛理禅机也是相通的。

  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无论庙堂之高还是乡野之俗,都激励人们“向善”,“善”和“无”同质。

  “无”,就是读书的过程偶然蹦出来的一个“概念”,或者一个不经意的句子“牵”出了内心的积淀。

  《五灯会元》记载的,禅宗“顿悟”派(南派)开山祖师慧能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就是对“无”最经典的阐释。

  《五灯会元》书中“无念念即正”,“无心道人”,“无相道场”,“以心传心,不立文字”句子;相关的禅语如“不即不离,无缚无脱”,“不生不灭”;《心经》说的“五蕴皆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老子说的“无名,天地之始”,“有无相生”,“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等等,核心都是一个“无”。

  我在读书画画的过程中,悟出了“无”就是佛道世界中最重要的精神指向,于是和民间信仰杂糅一炉,就罗列了那么多“无……”。

  雅昌艺术网:“无”的世界,也是普通人所要追求的精神境界。普通人由于太过纠缠利益,太多欲望,所以“心累”。禅说的“且放下”,“吃茶去”,就是“无”的境界。

  何:对。

  佛禅的基本主张也是平常生活,“一切声色,尽是佛事”,“担水砍柴,莫非妙道”。

  就如慧照禅师说的,“佛法无用功处,只是平常无事,屙屎送尿,著衣吃饭,困来即卧。”

  平常心是佛,尊崇自然法则是佛,佛无处不在,佛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即心是佛”。

  庄子说的“道”无处不在,在“蝼蚁”,在“瓦甓”,在“屎溺”,就和佛禅的主张是一样的。庄子早于佛禅,说不定禅师就是在庄子那里得到的启示。才说出佛是“干屎橛”这类振聋发聩的句子来。

  大道理其实很通俗,只是被专家弄得很难懂。

  庄子说的“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什么意思?如果让专家写出几万字的论文,看得你一头雾水还是不懂。我的理解就是“众生平等”、“天地运行”就够了。我接触的凉山彝族老乡,尽管物质生活还匮乏,但都敬畏自然。他们说山有山神,树有树神,触怒了神就要遭报应。这算得上是“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的民间解释。

  雅昌艺术网:何老师画的罗汉形象,也和历代画家的罗汉形象不一样。有时,我们被画面的趣味吸引,会问,罗汉是这个样子吗?

  何:千万不要用文化学者的标准来要求画家。

  何况,文化学者也说不清罗汉的出处和流变。我收集的先后出版的两种《筇竹寺五百罗汉》画册给罗汉的命名和传略就完全不一样。

  试问,什么文献规定了罗汉该是什么样子。

  我还觉得我在凉山乡下看到的彝族老者就是罗汉形象。所以你们可以找到我人物写生画的“影子”。

  雅昌艺术网:能说说这“一百零八尊”罗汉的数字有什么讲究吗?可能很多人也会关心这个问题。

  何:一般说来,“一百零八”,是道教常用数字,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作为画家,使用一些数字是比较随意的,就如石涛和尚用了六年时间画的《大士百页罗汉图册》,就三百二十一人。大家熟悉罗汉的常用数字应该是“十六”,“十八”或“五百”。我要强调的是,我创作的是绘画作品,不是供奉的神祀。

  如果一定要自圆其说,就是“佛道本同源”。佛教的四大菩萨中,文殊菩萨先前是道教的“文殊广发天尊”;普贤菩萨先前是道教的“普贤真人”;观音菩萨先前是道教的“慈航道人”。峨眉山的“纯阳殿”最早也是供奉吕洞宾的宫观,后来道士离观,僧人居之,也没有改殿名。成都青羊宫也有“太上老君说了心经”的记载。所以,儒释道的事由文化学者去说,你们看画家的画好了。

  雅昌艺术网:我同意你的观点。绘画就按绘画标准来评判,让画面说话。

  何:你说得对,画家做好画家的事,已经很不容易。

  石涛画的罗汉就和李龙眠画的罗汉不一样,李龙眠的又和贯休的不一样。

  今天画家画的罗汉,首先必须是“艺术作品”,才值得留存;第二,后人必须看出这是二十一世纪初的画家作品,才有价值;第三,如果后人还能看出这是二十一世纪初某个画家的作品,就是历史。

  石涛和尚说的“笔墨当随时代”,应该是这个意思。

2016.1.2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何昌林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